微博矩阵

微信矩阵

移动版

智能问答

返回顶部

走出家乡的榆林人
张九千:陕北为底色 丹青写乡情
发布时间:2019-03-30 20:31 来源: 榆林日报 李苗苗 田竹青


张九千在黄土高原采风


张九千,名建斌,号九千,以号行。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陕西佳县木头峪历史文化名村。

198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

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发展中心一级编审、教授、文化学者、专职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创作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陕西科技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美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国民族书画院副院长。

曾从事编辑工作二十多年,荣获“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等国家级大奖和其他奖励六十多项。以水墨行世,无论人物、山水,还是“羊”,总是在“似是而非,似非而是”中构成折射着他的哲学主张。书画诗文并进,互为参透,声望日高,大象可期。数度国内外大展,作品曾被英、美等国家艺术收藏机构收藏,引起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和收藏家的高度关注和广泛收藏。

发表《远去的山寨》和《论黑白艺术》等学术论文及多篇散文,多次主持学术研讨会,组织策划大型展览,出版有《心象集——九千水墨状态》(2005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九千水墨艺术作品集》(2012年故宫出版社出版)等个人专集。

佳县木头峪,一个紧邻黄河岸边的村庄。1965年,张九千在这里出生。素有铁葭州之称的佳县险峻、雄奇,却也贫瘠、闭塞,然而这并不妨碍一个孩子对美的寻找和对外面世界的想象。大山深处的童年快乐时光,是张九千念念不忘的乡愁,也是他艺术生涯的启蒙,他从小就喜欢四处涂鸦。陕北大地上的孩子,总是早早就承担起家庭重责,幼年的张九千上学之余的日子就是放羊。羊儿拴在树上吃草,九千则坐在山峁上看远处,望向远处发光的地方,冥想。

张九千与羊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情感。1976年,木头峪有场很大的洪水,跟着大人撤退的他突然想到自己养的一头羊还在圈里,又回头牵上了自己的羊伙伴,跑到一座山上。洪水退去,下了一夜的雨,夜雨中,少年与羊相依偎,无助、迷茫,彼此温暖。

多年后,这些与九千朝夕相伴的羊儿成为他笔下最传神的精灵,成为他绘画作品最具震撼力的诠释。他把对生活的敏感捕捉到他的作品当中,也把少年的追忆、乡情的依恋注入笔端。

走上艺术道路,源于少年对绘画的热爱以及苦苦追寻的决心。

张九千的中学生涯是在米脂度过的,这里常被他称为第二故乡。为了更好地求学,青少年时期的九千在亲友家寄宿、勤工俭学,稚嫩的肩膀早早开始承担人间冷暖。二十世纪的七八十年代,考上大学的人凤毛麟角,考招生人数十分稀少的美术专业院校更是难上加难。米脂中学毕业时张九千17岁,考西安美术学院他整整考了四年。身在农家,学美术需要不菲的费用,张九千为老百姓家画炕围子、画箱子柜子……这位心灵手巧的少年“小画匠”至今还被不少米脂人记得。

1984年,张九千终于考上了自己心仪的西安美术学院,进入版画系。大学四年的专业系统学习,为张九千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如饥似渴地求索、提高、精进。1988年,美院毕业的他被分配到河北美术出版社,这一干就是20多年。

在河北美术出版社,张九千被委以重任,20多年的编辑生涯中,他设计了近百部图文集,荣获“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等国家级、省部级奖励60多项。

工作的繁忙始终没有让张九千放下画笔,但面对碎片化的绘画时间他也在思索。到1995、1996年的时候,张九千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全身心地重新回归到绘画。他为自己选择了国画。

创作的日子犹如苦行僧,笔端的乾坤是磨砺,更是思考。每个时期,每一张画都会有困惑。如何收笔,不再往画面上加东西就是体现修养、水平的时刻。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从而能更好地、充分地表达自己,张九千博览群书,并不断做一些跨界探索,比如画油画、写散文。

经历过许多独处的时光,2000年左右,张九千找到了自己的艺术方向,也达到比较丰富的状态。他的作品一举成名,开始做展览。2007年,他在北京四国艺苑举办个展,2012年又在北京世纪坛世界艺术馆举办个展。

张九千先生的画作,有山水画,有油画,有人物画,而最负盛名的是他的“羊”。文怀沙先生曾评价他笔下的羊“在‘似是而非,似非而是’中息息有生气,欣欣有意味,意境丰而弥高,气质醇而阔达。在‘羊文化’上筑基着胸中块垒,秘宣着他潜藏在情感深处的‘大漠孤烟’和人文情怀,从而形成他现有的表达样式和风格。”先生还说“九千无疑是应了陕北黄土与黄河的性情,朴素而善良,坚毅而执着,直率而诚实。他经历了宿命中的坎坷,也荣耀着艺术给予他的光彩!”

潜心于中国画水墨艺术当代性的探索与表现,以黄河文化为自我艺术追求的终极高度,深耕溯源,通过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平面设计不同介质跨界融合的实验性探索,形成其传统骨脉、现代血肉,粗放旷砺、厚积烟云、意境弥高,格局阔达,内敛荡气与原创激情的个性风格。在张九千的画作中,生命的张扬与激情所传递出的是浓浓的陕北情感,沉健的笔线凝固着历史的一瞬,深沉而厚重地勾勒出熠熠生辉的西北风骨。他说自己所画的山水、人物、风土中流动的情感都是陕北的。这片土地滋养了一代代陕北人,从灵魂深处就为每代人烙上基因。因此,张九千作画用色多以朱砂、沉黄色调为主,诠释着内心对大地的敬畏与热爱,对上天的诘问与顺应。

从黄土高原出行,如今扎根北京的张九千始终没有忘记故乡,他的追逐、勇敢、执着都深深浅浅在岁月里刻下印痕,是黄土地的刚毅、淳朴带给他无限的力量。当年,求学的渴望、文化的巨大感召力让他走出大山,走出闭塞的黄土高原。回望来时路,他依然是陕北高原的儿子。他说,陕北是自己永恒的底色,是永远不变的牵挂。

张九千高龄的母亲依然在木头峪这个小村里安度晚年,他每年都要回乡,探望老母亲,探望众乡亲,更多的时候,他要在黄河畔上走走,描摹自己的故土,描摹奋进中的陕北高原。“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流淌着华夏文明的历史,黄河儿女浓情激荡,沿黄公路开通后,张九千更是走遍黄河两岸,他要画出自己心中的黄河与陕北黄土高原,把黄河精神以更精湛的笔触渗进画面里,流淌千古。如今,他呕心沥血的巨幅创作百米长卷已经完成了一半,他仍然奔波在故乡的山水间采风、创作。

将陕北作为永恒的底色,绘出高原的寥廓、大地的坦荡、长河的奔腾,张九千把对故乡的牵挂潜藏心底,笔端缓缓流淌着深厚、恢弘、凝重……讲述岁月和深情。


网站地图 意见建议 关于我们 公开审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榆林市人民政府主办 市政府办公室承办 市政务信息化办公室建设管理

网站标识码:6108000003 陕ICP备06001574号 陕公网安备 61080202000190号

办公地址:陕西省榆阳区青山东路1号 联系电话:0912-3893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