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市精准扶贫调查

    前不久,记者在陕西省榆林市绥德、清涧、米脂等县基层乡镇调研了解到,脱贫攻坚发力“精准”,因地制宜注重“造血”,发挥当地资源优势,找准产业发展路子,成为陕北脱贫攻坚的一个新亮点。榆林市因地因户因人施策、民企发展产业扶贫和教育扶贫扶智等经验和做法,为各地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借鉴和启示。


    “开对‘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

    绥德县四十里铺镇高家沟村,昔日这里山大沟深,土地贫瘠;如今已是梯田环绕,果树成林。让有限的土地资源发挥最大的经济效益,发展特色产业助推整村群众脱贫致富正在变为现实。

    据了解,高家沟村距县城27公里,自然条件差,经济发展缓慢。总耕地面积4450亩,其中退耕还林面积1680亩。全村435户1380人中贫困户占116户336人。在驻村帮扶工作队的支持下,按照“土地流转、村民入股、共建合作、产业致富”的发展模式,三年来共整理土地面积达2500亩,流转了全村90%的土地。村“两委”会决定引入大棚种植,以及山地苹果、黄芪、油用牡丹和药用芍药等产业项目,带领村民蹚出一条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开对‘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高家沟村委会主任高鹏程说,自己过去长期在外打拼拥有了自己的企业,去年被村民推选为村主任后返乡创业,“两委”会和驻村工作队组织村民相继成立了慧泽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和盛德利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为此,高家沟村因地因户因人施策确立了三种发展模式:一是以发展生态为主要目标、合作社投资、村民土地入股为主的“生态+合作社+农户”发展模式;二是合作社租赁村民土地的发展模式;三是对既不入股又不租赁的农户,合作社对土地集中治理后按村民原面积为其划分连片土地的模式。

    一年多来,村里在养鸡、养牛、养羊、养猪、种植黄芪等产业方面补助64人,涉及资金35.2万元;在购买微耕机、农用三轮等农机方面补助50人,涉及资金16.2万元。

    目前,有6个村民小组240户农户与合作社签订了合同,合作社占51%的股份,村民共占49%的股份。前期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由政府支持、合作社垫资。如果盈利,由合作社分配分红;如果不盈利,村民只赔地不赔钱。此外,合同上还明确了有效期限、股权分配、管理模式,并对入股的村民实行“四优先”,即种地优先、雇工优先、项目优先和政策扶持优先等政策。

    驻村第一书记鱼飞龙说,土地流转后的高效使用是高家沟村发展产业的关键,产业项目的确立和实施都离不开科学的规划。目前,高家沟村用于产业发展的土地面积达到2500亩,其中平整土地1200亩,修建日光温室大棚基地300亩,栽植新品种山地苹果1400多亩4.2万株,两个合作社共投入资金400余万元。

    高鹏程介绍说,高家沟村毗邻道教旅游胜地祥云山,他们长期规划将以高家沟村为中心,辐射周边丁王家沟、赵家渠、王家墕等8个村,依据实地条件可建设成为万亩高标准山地苹果示范基地、千座标准现代化瓜果蔬菜日光温室大棚、千亩新品种葡萄示范园,将以新型现代农业发展带动旅游产业建设,打造集中连片、功能齐全、模式新颖的祥云山道教旅游胜地。

    “稳定就业一人,脱贫致富一家”

    在清涧县李家塔镇樊家岔村的金盆湾山地大棚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记者看到21个标准化果蔬大棚依坡而建,整齐划一,成为当地黄土高原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走进温室大棚,遇见67岁的村民惠进南正在采摘成熟的青椒。

    “在家务农和管护大棚相比,收入真是天地之差呀!”惠进南一边采摘一边说,过去我们农户完全是“靠天吃饭”。如果遇到好收成也只能勉强维持温饱;如果风不调雨不顺的,那日子就着实过得紧巴了。自从我和老伴经管“金鹏湾山地大棚”蔬菜后,虽辛苦些但半年光景就挣了6万元。

    “让农民变过去‘靠天吃饭’为现在的‘靠棚致富’,这不仅大大提升了村民脱贫的信心,更增添了群众在家门口致富的渠道。”陕西想你来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小静说,我们利用山地大棚“产业扶贫”模式,帮助群众“挪穷窝”“斩穷根”,现在不少村民从管护和承包大棚生产尝到了甜头,让当地富余劳动力“离土不离乡、离田不离家”,真正实现“稳定就业一人,脱贫致富一家”。

    据了解,李家塔镇贫困户大多因为生态环境差,又缺少生存技能。陕西想你来食品有限公司提出“企业+农户+金融+扶贫”的扶贫模式,对于有意愿且有劳动力的贫困户,将其从银行的贴息贷款资金投入企业,企业与贫困户(农户)达成生产投劳和产出(扣除成本开支之后)按照底薪1500元+0.35元/斤的采摘提成,产得多,提得多,最大程度调动贫困农户的生产积极性。

    农民的稳定增收、长效脱贫离不开产业的支撑。贫困户除了可以在企业打工获得劳动报酬外,还可以在公司获得分红。对于老弱病残的贫困户,公司将贫困户的3万元扶持资金入股至企业,企业为贫困户持股代运营,按照每年分红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去年以来,陕西想你来食品有限公司通过大棚产业带动21户贫困家庭46人脱贫致富,人均收入1.5至2万元。

    杨小静说,脱贫攻坚是民企的社会责任。发展产业既是在帮贫困户,也是在帮自己转型。我是退伍军人,企业一路走来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和全社会的支持。目前,企业发展现代农业项目还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涉农和扶贫项目短期难见效益,银行贷款意愿也不强,企业在运营中资金短缺还是最大的瓶颈之一。

    记者采访了解到,自2015年10月陕西省开展“万企帮万村”行动以来,榆林市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工作方案,民营企业积极参与响应,“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成效显著。

    据统计,全市进入“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台账管理系统的民营企业有62家,共实施项目122个,帮扶贫困村80个,帮扶人口9963人,投入金额5900多万元。

    陕西省委政研室和陕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专家认为,当前民企大多处于转型升级和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负担都较重,将产业布局到农村尤其到贫困地区的投入要比城乡高出不少,涉农投资回报周期较长,不少企业转型都面临较大资金压力。

    专家建议政府有关部门能引导金融机构对带动脱贫成效明显的企业,给予增加信贷规模、加大利息优惠和简化贷款手续等政策层面的支持力度,这点显得尤为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增加和激发民企参与脱贫攻坚的可持续性,避免“群众没富起来,企业先倒下”现象发生。

    “扶贫先扶志,既扶‘今天’更扶‘明天’”

    “既然政策有新规定,我不符合贫困户条件,那我第一个主动退出贫困户!”在米脂县印斗镇高渠村扶贫对象核实及数据清洗工作民主评议大会上,村民高庆存站起来语气坚定地说。

    谈起此事,该村党支部书记高志君颇为感慨。他说,通知村“三委”、村民代表开会,高庆存早早来到会场。当驻村干部宣读完有关政策时,高庆存就打断驻村干部话说:“我第一个主动申请退出贫困户!”他的话音刚落,所有村民代表以及镇工作组成员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记者在基层采访中发现,像高庆存这样主动退出的村民实属个案,在一些贫困地区群众以争当“贫困户”为荣,当不上言辞激烈,当上的都坚决不退,攀比受穷心理十分严重。片面认为“谁穷谁有理”:有的甘愿守着清贫,等着救济补贴,甚至把扶贫送来养殖的羊羔杀了吃肉;还有些年富力强的村民也跻身贫困户当中,享受着政策给予的“贫困福利”。

    在绥德县石家湾镇驻村的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崔晓羽说,最近这段时间,与工作队成员走村入户甄别贫困户时看到,有的贫困户的家庭状况确实一贫如洗,还相当一部分贫困村村民就是啥也不想干,就是伸手“等、靠、要”。

    满堂川镇村民马胜英告诉记者,在国家扶贫政策面前,有的人昧着良心不认爹娘,想着法子为爹娘争个贫困户,把敬老孝老的责任推给政府,这是一个很不正常也值得重视的现象。

    “扶贫先要扶志,勤劳才能致富。”高家沟村村主任高鹏程说,为了让村民转变观念,打消村民“甘愿受穷”的思想,村里组织带领80多位村民到附近7个产业园区观摩学习树立信心,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

    绥德县四十里铺镇党委书记任峰、满堂川镇镇长刘万兵等基层干部认为,扶志就是要扶思想观念,帮助贫困群众树立摆脱困境的信心。有的贫困村、贫困户之所以贫困,究其原因不仅是他们没有能力,而是缺乏脱贫致富的勇气和勤劳务实的精神,实际上不思进取比贫穷更可怕。

    靖边县今年春季推出新举措,贫困户子女只要持有建档立卡学生资助政策明白卡和资助资金发放银行卡,全部享受15年教育“兜底”扶贫政策,从而彻底解决了贫困家庭的因学致贫问题。省扶贫办督导调研组焦国益认为,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扶智更要从长远着眼,紧紧抓住教育扶贫这个根本,既扶“今天”,更要扶“明天”,靖边县的教育扶贫做法值得借鉴。

    据了解,靖边县充分发挥教育脱贫攻坚在精准脱贫中的根本性作用,在全县对建档立卡户子女15年教育全部实行“兜底”扶贫政策,彻底解决从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阶段建档立卡家庭学生(幼儿)上学经济负担,做到学生上学“零成本”,确保每一个贫困学生不因贫辍学,每一个家庭不因学返贫。从幼儿园到普通高中阶段,每年每生享受1050元至3500元的补助,目前共为1688名建档立卡家庭学生(幼儿)发放141.76万元。

[打印本文]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